中国网络消费网 >  办公外设 > > 正文
村淘:电商播种 从马班邮路到包裹下乡:农村快递进化史
时间:2020-07-17 14:52:22

雷碧、康帅傅、大白免、娃娃哈、周佳牌、小夭鹅……这是十年前,广大农村小卖部陈列的典型商品。

农村消费者能买到什么样的商品,完全取决于农村地区的经销商和小卖部卖什么。8亿农村消费者与城市的品牌厂商之间,被一堵无形的墙阻隔开来。

如今,在田间地头用手机下单,城里的正品好货就能直接送到村里。跟城里人用一样的价钱,买一样的商品,在农村,收快递已经像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一样成为过日子的一部分。

润物细无声。短短六七年时间,“赶集”的传统慢慢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开进农村淘宝乡村网点的快递货车。在这背后,是一张业已成为农民生活基础设施的农村快递网络。截至2019年,农村快递网点覆盖率已达95.22%。

虽然生活已经离不开这张农村快递网络,很多农村消费者也并未意识到,快递下乡的设计者与推动者,是他们熟悉的马云。这是一个阿里巴巴各业务板块集团军协同会战的典型案例:以2014年开启的农村淘宝商流为驱动力,菜鸟网络用短短几年结成一张遍布全国乡村的智能物流网络。

2019年下半年以来,伴随着阿里巴巴农村战略的升级,菜鸟正在编织一张全新的乡村物流网络:从数据、技术与股权的融合入手,将快递公司的乡村基层网点连接成一个网络,进行共同配送。

这张全新的乡村物流网络,不仅要让正品进村,还要让农货进城。甚至也不仅仅是简单地将农产品运进城,还要利用阿里巴巴的电商资源和乡村共配网络一起“运销一体化”,帮助农民把优质农货卖进城里。

在广袤的乡村大地,一个长在农村公路上的新型基础设施网络,正在悄悄滋长。

村淘:电商播种

中国邮政邮票博物馆里,收藏着一个马鞍,两边凸起的地方已经磨损严重,红色的系带也因为长期使用而发白。这个被使用了12年的马鞍,原主人王顺友,是四川凉山州木里县的一名乡村邮递员。

从县城去乡里没有公路,他送件要先翻越海拔5000米、半年会被冰雪覆盖的梁子,再走进海拔1000米、最热时气温高达40摄氏度的雅砻江河谷,途中穿越大大小小的原始森林和山峰沟梁。一个人,一匹马,一条路。

现在,这样的“马班邮路”已经在中国大陆地图上彻底消失。2020年6月30日,全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建制村,凉山州布拖县的乌依乡阿布洛哈村公路通车。至此,中国正式实现村村通公路。这背后,是超过400万公里的农村公路网络的建成。

伴随着农村公路体系的延伸,另外一个农村的基础设施也在悄然生长,那就是电商物流网络。

2009年出台的《新邮政法》赋予民营快递合法身份,四通一达、顺丰等民营快递不必再东躲西藏,开始加速在广大城乡地区结网设点。

在当时的广大农村,网购还是城里人时兴的新鲜事物。淘宝上虽有少量农村用户,但产生的物流订单量并不足以养活规模化的快递网络,乡村快递网点以零星状态存在。

由于没有网购产生的物流订单,所以农村快递网络建不起来;由于没有农村快递网络,收快递不方便,造成农民对网购望而生畏。这是一个死循环。

破局的转折点发生在2014年。是年,阿里巴巴明确将农村战略作为重点方向之一,同年10月成立农村淘宝项目。一个十几平米的屋子,几个货架,一台连着网线的电脑,“村小二”帮村民上淘宝代买商品,帮他们在淘宝代卖农货。

农民在电脑上学网购的同时,另一支基础设施部队也在广大县、乡、村快速推进,搭建起一张物流网络:菜鸟乡村物流的红旗所插之处,就是农村淘宝的服务范围。

如果说农村淘宝是中国乡村数字化的“播种者”,那么菜鸟则扮演着“筑路者”的角色。

为什么不能用快递公司现成的农村网络,而要另起炉灶结网?因为,快递公司的农村网络,与这数万个村点的网络并不能完全吻合。

没有路,那就自己修路。针对农村淘宝的商业模式,菜鸟量身打造了一个二段网络:先在县城招募合作伙伴建立县仓,商家将快递从全国各地发至县仓后,第一段旅程结束。第二段旅程以县仓为起点,每天一班的本地化车队,会将快递从县仓运往村点。

2018年9月,在新疆青河县的萨尔布拉克村,中蒙边境草原上的哈萨克牧民胡萨音·哈力都拉,在毡房里收到了妹妹阿曼古丽帮他网购的越野摩托车。他骑着新买的摩托车,开始了每年一度的夏季转场。

今年28岁的阿曼古丽是一名“90后”,2015年毕业于乌鲁木齐一所高校的电子商务专业。在电视里看到阿里发展农村业务的新闻后,她回到村里,当上了萨尔布拉克村的村小二。仅在2017年一年,她就帮村民代购了100多辆摩托车,这些车就是从菜鸟青河县仓运来的。

菜鸟青河县负责人马琦是一名“95后”。2016年12月,通过贷款加上找亲戚帮忙凑了23万元后,他租下县里一处250平米的仓库,买了两辆物流车。自此,青河县的50多个村子通了电商物流。

短短三年时间,菜鸟在全国29个省份建立了700个县点、3万个村点。“多远的期待,都能抵达。”物流网络的完善,给农村送来了“外面的世界”,更送来了追求美好生活的可能性。

快递:升级共配

仅在2019年1-4月,农村快递业务量同比增速超过30%,比城市高出7个百分点以上,服务农产品销售超过1200亿元,支撑农村网络零售额接近5000亿元。

这些惊人的交易量,由菜鸟乡村网络和各快递公司的乡村网络共同托起。但令外界意想不到的是,即便农村的快递业务量在飞速增长,各大快递公司在农村仍是苦苦挣扎求存,“送一单、赔一单”,生存全靠基层网点硬扛,以及快递总部持续不断的补贴。

由于农村用户居住分散,物流成本高,加上快递价格偏低,导致农村快递价格与成本普遍倒挂。因此,快递公司联合设立经营网点,降低单个快递公司的经营成本,成为行业共识。

这导致在快递在城市与农村出现了截然相反的景象:在城市,各大快递公司充分竞争,甚至不惜以价格战的方式争夺市场;而在农村,由于大家都“吃不饱”,不得不抱团求生。

菜鸟乡村的共同配送项目因此诞生。菜鸟与快递公司合作,将后者的县乡村网点融合为一张共配网络。

在总部,菜鸟与申通、中通、韵达等快递公司合资成立溪鸟物流科技公司,向乡村共配网络输出“溪鸟技术系统”。

在基层,县域快递公司自主成立合资公司,建立以县域快递共配中心和乡镇共配网点为依托的农村共配网络。通过分拨场地的统一选址和规划,实现快递包裹处理场地、流水线集中统一,实现成本核算、收益共享、风险共担。

在湖北省南漳县,借助菜鸟乡村共配解决方案,当地中通、申通、圆通、韵达、百世5家快递企业融合成一家合资公司,不仅把设备、场地、人员等合并,还把经营、财务都统一起来,共用一个共配中心,5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包裹集中在这里进行分拣、操作。

而“溪鸟技术系统”实现操作系统统一化,所有包裹得以在一套信息系统上流转处理,大大提高了快递处理效率。

上行:“高速公路”

菜鸟、圆通在柞水县牵头建设的共配中心,也是当地农货上行的始发站。2019年全年,菜鸟乡村物流帮助陕西省农民运出黑木耳、香菇、腊肉等农产品超过170万吨。

柞水是全国农村的缩影。依托这张正在迅猛展开的共配网络,菜鸟乡村在2019年联合淘宝直播发布“百灵鸟”计划:未来一年开通1000条以上农产品上行“高速公路”,支持100名快递小哥成为100个县的村播助农大使,让优质农产品走出大山。

不仅要送出去,首先要卖出去,才能真正帮助农民解决问题。菜鸟乡村正在尝试“农村找货+电商卖货+共配运货”的新模式:成立专门的农产品寻源团队,深入全国村庄寻找优质农货,再帮助农民对接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、天猫、聚划算、盒马、大润发、淘宝特价版等卖出去。

疫情期间,阿里巴巴在全国率先发起爱心助农计划,截至4月2日,淘宝天猫累计售出超过16.2万吨滞销农产品。来自20个省1802个县的38万款农产品,非常时期借助阿里巴巴的数字化通道,快速经历“从滞销到脱销”,成为数字经济韧性和影响力的又一见证。

上淘宝买水果可以帮助农民,成为居家隔离的人们口口相传的新闻。“便宜得不像话,还包邮”,“真不知是我助农,还是农助我。”很多收到货的消费者在朋友圈感叹。

爱心助农,最难不是卖,而是运。为全国核心产区农产品打造一条包括采摘、分装、仓储、营销、快递的紧急数字化供应链是阿里巴巴“爱心助农”计划的一部分。他们对农户们说:你负责摘下来,我负责运出去。

2月底,淘宝宣布将“爱心助农”计划常态化,计划年内打造100款正宗原产地农产品,帮助50万农户增收致富。同时,菜鸟乡村也将联合淘宝大学培训乡村电商、快递人才,打造一条“快递进村”的可持续发展之路。

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,中国农村的数字化进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度奔跑。

版权声明:
    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国网络消费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    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,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站首页 |网站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投稿信箱
 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www.sosol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
中国网络消费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 

联系邮箱:9 070017 [email protected]